天上的叶子

最近沉迷第五~来一起玩~
我id失落叶边境
你修机我去溜屠,记得来救我~
欢迎大家搭讪我~

欺诈组的圣诞节(主白画,副白蓝,还有一些银漆)

看完文末大大的文,真的写得太好了!我什么时候能向ta一样呢。(别想了(划掉)
这次应该是第一次写那么长吧。求轻喷。
写得不好,请多关照。
再来厚颜无耻的求个关注~

圣诞降临了。
作为克利切家族的大哥。这时的他却得了重感冒。在冬天感冒可不好,毕竟天气冷,暖气总是不太够的,更何况是重感冒。
家里的小克利切们都非常担心,大哥倒了,家里的一些事情都只能靠自己。
大家为了照顾因为病魔而倒下的大哥奋力着。
漆匠不太会照顾别人,就打电话叫来了他的银白。银白在瑟维的家族里除了蓝调就数他最稳健。自然照顾别人的技能也是一流的。但前提是,得向白金说明一下才行,毕竟是人家的老婆,照顾不好可就是自己招罪的了。
收到银白的电话,白金的心情不是很好。自己的老婆受风寒且过度劳累导致重感冒了,心情本来就不是很好的白金,更加的着急。匆匆忙忙赶到,对着画师就是一顿乱骂:
“不是提醒过你做那么多事吗!你老是说什么为了弟弟,他们有事找瑟维他们不就好了吗!你总是那么劳累,还老是说没关系,你为什么就不能体会我的感受呢?我那么担心你,你却理都不理我!你看好了吧,现在你。。。”
话刚说到一半,白金就被银白赶出了房间。
“你干什么?你不知道画师现在感冒很痛苦吗?为什么还要说这些!先不说了,我还要继续照顾画师,你要是再那么吵,我就把你赶出这个地方。”
白金更是生气了,被蓝调拒绝了本就很生气,现在又被银白训斥了一顿。白金已经气到不想说话。但生气归生气,每当想到床上躺着的画师,生气的情绪都消失了。
白金喜欢画师,在明面上已经很清楚了。在暗地,白金对画师的爱已经不只是说说而已。他爱画师已经爱到骨髓,却始终得不到画师的认同。白金的心里其实一直都不舒服,可他不想让别人知道,他不想让别人看到他脆弱的一面,才会伪装成活泼开朗的样子。
也许是过度的掩饰,让心细的蓝调发现了他的不正常。尝试与白金进行沟通,却得到对方的求爱。蓝调简直不敢相信,自己的弟弟会对他说那样的话。蓝调自是拒绝了白金。可就是这一拒绝,白金选择了离开家出去,说是心情不好,接着就是一直没有回来。
听紫英石说画师生病了,前来探病的蓝调却在克利切们的家看到白金。感到些许惊讶的蓝调调整好心态,走近白金,想好好安慰他,却被白金推倒在阳台。被白金抓住的手,有些许的疼痛。两个人就那么互相对视,谁也不动也不说话。
但在蓝调眼里,白金根本就没有看着他,他发现白金的眼里有空洞,那空洞深不可测,不知道里面有着什么。
白金慢慢的蹲下,靠近了地上的蓝调,脸也越来越近。几乎就快要贴上了。可蓝调却听到眼前人的嘴里,一直说着一个名字,那声音很小声,却十分明显,“画师”。
蓝调终于懂了,白金根本就不是向他求爱,而是在找人发泄!而家里除了蓝调没有更好的人选,作为家里大哥,可不能看着自己的弟弟堕落下去,可是手却很难使上力,眼看就要亲上了。蓝调的心里有了一丝害怕的情绪。
幸好漆匠及时赶到。看到这一幕的漆匠,有点想哭。但没有哭出来,而是去找了银白来处理。看到这一场景的银白也有点崩溃,自己的两个大哥竟然在。。诶。。
银白把两人拉到沙发上,听了蓝调的话,才发现白金的不正常。不过,对于白金的不正常,他认为把他带到画师身边就好。
于是银白把白金带到画师的房间,叮嘱他不要太大声,就离开了房间。
房间里悄无声息,安静得如同死寂。窗外的雪越下越大,让地上的积雪更加的深厚。
房间里,白金紧紧的盯着画师,就像生怕眼前的人消失一样。也许真的是这样,白金才会心痛到想找人发泄。害怕画师离开自己,想让他一直留在这世上,哪怕画师一直不停骂他,打他,羞辱他都好,只要在自己身边就好。也许这才是白金所想的。当然,也许并不是。
看着床上的画师,白金的心越来越痛了。只要画师不醒,他的心就会一直痛下去,也许只有画师开始骂他,才会停止吧。他握住画师的手,这是白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握住画师的手。也是最用情的一次。
慢慢地靠近画师,轻轻在额头上亲吻。随后合上眼睛,闭目养神。想着在晚上为画师守夜做准备。
都说心情不好也不会想吃饭。所以白金也拿这个为借口,选择守在画师身边。
夜幕降临,画师还是处于昏迷,白金如何叫他都无法唤醒。紧握住画师的手,丝毫没有放松。他一心只想画师醒来。
也许是神的仁慈,也许是神的恩赐,给了白金再一次机会,让画师在重病中睁开眼。
可画师并不想看见白金,于是叫来了漆匠。
“为什么白金会在这里,谁允许他进来的!漆匠,把他赶出去!”  “可是。。。白金他是担心你才来的。”  “我不管!把他赶出去!快!”  “好吧。那白金先生请你先出去吧。”
话音刚落,漆匠起身赶人。等待漆匠带白金离开房间,画师才松了一口气。“还好他先离开了。我可不想被他看到那一幕。”
画师的病其实并没有好全,之前那次为了找海盗的伤还在痛,咳嗽成了画师的日常。可最近画师的咳嗽中多了别的东西。每次连着咳嗽咳出来的血,让画师十分诧异。
对于画师咳嗽咳血的事,家里除了海盗以外都是知情的。可他们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大哥那么不想让白金知道这件事。
“为什么不告诉他呢?大哥?” “漆匠,这件事被他发现可就不好了。白金这个人特别担心别人,尤其是自己心爱之人。你不要看他那么吊儿郎当,其实内心还是挺好的。上次答应他不会那么劳累,结果还是倒下了。他看到了岂不气死。更何况这件事,他知道了,可是会疯的。所以,要保密。”“知道了!嘿嘿~”“真乖~”
不知道是画师生病了所以没注意到,从外面照射进来的阳光,让一个高挑的影子映现在了门口。原本停下来的疼痛,更加强烈。

♥end~

↓各位客官看完点个赞呗!

因为要开学了。所以以后可能不能及时的更文了。说声不好意思。(鞠躬)
所以为了拟补大家,再次为大家献上微车一篇。(鼓掌~啪啪啪~)
还有封面的话,我是在b站某某大大那里截的,大大也给我拿了~
文笔不好,请多关照
最后求一波关注~(依旧厚颜无耻)
↓客官点个赞再走呗~笔芯~(´▽`ʃ♡ƪ)

话说我最近120fo了,想问问大家想看什么,最近一直没有人理我。孤独。。。
说到底是白黑好还是黑白好啊?我最近有点从白黑偏向黑白的冲动了。最近吃的cp还是那几个,就唯独黑白无常弄不清吃哪个,谁能来帮帮我。救救孩子吧!
大家就在评论说说自己想看什么吧。我会挑一些喜欢的来写。求个评论嘿嘿~

突然诈尸~
许久不更有点不好意思。
第一页的图片依旧是上次的lofter太太那里拿的。
在贴图时发现数量超过10张了,发不了,没办法,我只能弄成一张图,可能会影响观看,实在不好意思。
话说在写的时候,我想黑白无常我要怎么写,我是写黑白黑呢?还说黑白呢?还是白黑呢?想了想还是我还是偏向白黑的。(你滚。。)
最后求一波关注。(厚颜无耻)
↓各位客官点个赞再走呗~

又写完一篇。高兴~ヾ(≧∪≦*)ノ〃
其实还有几篇没写,最近有点忙,可能来不及,请原谅啦~
文笔不好,请多包涵。(๑•̀ω•́๑)
@摸机佣兵要抱抱

*有ooc
*自设
*cp厂律

回忆
“为什么?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我的爱人,我的财产。都是因为你,我才会独自一人。”
“你为什么不说话了,难道心虚了吗?我告诉你,我无论如何,都要你死!”
我要你死!律师弗雷迪•莱利!
从恶梦中苏醒,是厂长里奥日常需要经历的。之前那次的失去令里奥回忆至今,那给他的冲击太大了。来到镜子前,抚上大火送给他的礼物。一道道深刻的伤痕是这辈子最深刻的印记。
  围上绷带,又是一场追逐。
  累了一天的里奥,躺在床上,竟然神奇的睡着了。平时的他可不会这样,也许是看到今天开局时律师的心不在焉,在游戏时想太多,导致过度劳累吧。
  梦中,他没有梦到那一场火灾,也没有梦到那一次失去。而是梦到了他不知道的事情。这种事情,应该是穿越吧。里奥这么想,却被一股强劲的吸力拉走了。
  回过神的他看到了,他想再次看到的事物,丽莎,他的爱人,他的眷属,可是,站在她旁边的,却不是他,而是那个令人讨厌的律师。
  望着这个讨厌的律师,里奥一心想回去,却被莱利的一席话吓坏了。
“丽莎,我帮你达成了任务,你可以在走之前听我说说吗?”
  丽莎是个善解人意的女士,她点了点头,表示愿意。
“丽莎,我要和你说一个事情,你不要和别人说,其实,我....
我喜欢里奥。”
  丽莎听了没有太大的动作,因为那样会让律师感到自卑。但处于两人之后,一直以幽灵状态存在的里奥却吓得差点魂飞魄散。
‘什么情况?’他想。
  “我这么说你可能会很惊讶,但请你原谅我,我就是这样的人。”
  “我喜欢他,我觉得他十分的帅气,在打理家务时十分能干,在照顾女儿时十分温柔。”
  “大概就是这样,谢谢你听我说,如果让你有什么不适请和我说,实在不好意思。”
  莱利在说完后就直接转身走了,留下丽莎一个人站在那。
“诶,我的里奥,原来你也是有人爱的,是我错了。”
  这是里奥在梦里听到丽莎说的最后一句话。睁开眼,阳光照射进来,打在里奥的眼睛里,让他本来暗淡的眼睛,充满了光泽。那是第一次,里奥对莱利的感觉变了,变得有点奇怪了。
“我怎么感觉自己也有点喜欢他了。不行,我得找他说清楚。”
  拍拍自己的脸,使自己有足够的清醒,戴上面具,里奥来到追逐游戏的准备室。
  今天的莱利依旧心不在焉,东张西望。看着他的样子,他莫名得觉得他有点可爱。
  游戏的印记裂开,意味着追逐的开始。今天的厂长依旧十分卖力,连赢几局。可那个整天高高在上的律师,此时却异常安静的呆在椅子上。
  什么情况?这律师是什么情况?怎么整天不在状态。看来,得用点特殊的手段了。
  这局是湖景村,地图很大,不容易找人。可厂长和律师却心有灵犀的碰到了一起。
“喂!别跑!我不打你。”厂长难得低声下气的和律师说话。
“哦...哦!”律师依旧是那么反常。
“啧!”实在看不惯律师这样子,选择直接上手的里奥一个抓手把律师摁在墙上。
“说!你最近怎么回事!”
“关你什么事!”
“是没我什么事,但我有权知道,毕竟,你有把柄在我手上。”
“怎么可能,你想诈我。”
“哦?是吗?听说你喜欢我?”
“什么!你听谁说的!我...我才没有!”
“哦!我的上帝!你真是太棒了!我觉得,一个律师可不会不管自己的名声吧。对吧?莱利?”
“怎能可能!”眼看着律师的汗就要流下来了。
“你不说是吧。各位!律师喜欢。。。”
“别!我说就是了!”
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“就是,之前我和你妻子丽莎坦白我喜欢你的事。说完我就走了,然后我就不知道丽莎有没有和你说。对于这件事我就一直忧心忡忡,一直害怕你知道后会对我怎样。对了,丽莎不是不喜欢你,只是她觉得她配不上你,你很优秀,我就是喜欢你这点。不!(捂住自己的嘴)你听错了!你听错了!”
  厂长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有点喜欢他了。这不是很可爱嘛。
“行了!我明白了,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“你怎么人突然这么好?”
“因为我也喜欢你啊!”
“啊?这....(๑°艸°๑)”莱利觉得,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坑。可是他愿意跳进去。
“你说真的假的?”半信半疑的律师疑惑。
“那当然!我什么时候说话不都算数了。”果然很可爱,里奥这么想。
  莱利的脸越来越红了。可他并没有意识到。看到这样的脸,厂长实在不忍心再逼他了。放开他的手。“快走吧,今天我心情好,杀零放四。”
“那你到刚才还全胜的。”
“你找打是不是?”
“没事,你打不到我?哎哟!真香!”
“你给我出去!哎!真是的!怎么和艾玛一个性子的!都这么不让人省心。算了,今天也算有好收获。收工回去吧。”

happyending~(*๓´╰╯`๓)ye~

走之前麻烦点个赞再走别~
可以的话求一波关注~
最后有谁可以告诉我爱丽丝梦游仙境梗是个什么东西~(›´ω`‹ )求知~谢谢啦~

这是之前的点文。
还有一些没写完,但还是会发的。
文笔不好,请多包涵。(๑•̀ω•́๑)
@想要单抽杰克拜访の桑黍

*有ooc
*自设
*cp杰佣
交错的世界
  我是一名贵族,我叫杰克。作为一名贵族,自然要有贵族的风范,普通的礼貌是肯定少不了的,尤其是在这崇尚道德修养的维多利亚。我住在高贵的房屋,身着华丽的服饰,一切显得那么的自然。却因为一封信,是这封信,是他,打断了我这平常的一切。
  我是一个向往自由的人,这个世界也给了我自由。可这个自由并不是完全的,作为一名雇佣兵,我无法享受足够的自由,但这也足够了。我十分喜欢这个世界,身处未来,我拥有自由,是幸运的。可我却运用这未来的技术,给维多利亚的世界寄去了一封信,也是这封信,我认识了他。
  我正在我的休息时间,却被桌上的一封信吸引了。打开它,上面写着一行字:你好,我来自未来,我想认识你。如果你想回复我,你可以将这封信放在你向南的窗台。结尾处的落款是佣兵奈布•萨贝达。看完这封信,我的嘴角微微勾起,便在信上写道:很高兴认识你,萨贝达先生。
  我再次拿到这封信是在我寄信的第二天,见到如此简单的字迹,我不禁有些想笑。仔细观察落款:杰克   维多利亚。哟,维多利亚时期的贵族人士,真不愧是贵族的,怪不得写字那么简短。
  这封信渐渐的成为两人沟通的枷锁。奈布不知道,自己无意的一封信,竟是两人结缘的开始。
  杰克不知道,为什么自己会回信,也许只是好玩,但这一回信,却怎么也停不下来了。
  他们的朋友都发现了他们的不对。约瑟夫发现,杰克每次聚会都是第一个回去的,走的时候还挺着急的,像是,有了自己在意的人。而佣兵的朋友冒险家库特则发现,每次奈布在做完任务后都直接回家,连庆祝会都不来。想尝试去问,却总找不到时间。库特觉得,也许奈布有什么事,是他十分在意的,也就不在追究了。因为他清楚,奈布这一辈子没什么在意的事,而这次如此的在意,肯定对于他来说十分的重要。
  也许两人都不知道自己已经深陷其中,他们只想收到对方的回信,害怕哪天晚回去,没有见到回信,两个人都误会了。
  也许就是这信害了两人。着急的回家,没有看到路上的马车,回过头来,自己来到了另一个世界。没有收到信的佣兵,心情十分的沮丧,在某次出任务时,一个不注意,从高处跌落,离开这个他应以为傲的世界。
  新的世界令两人十分的迷茫,一醒来,躺在床上,床头有一封信,引领他们来到庄园。在庄园主的安排下,他们将以新的身份,新的形式见面。
  不知道,能不能找到呢?

“啊呀~别跑啊~小奈布~”
“不跑才怪呢!开膛手杰克!”

  貌似,找到了呢......

来点梗吧

最近莫名其妙的到了50of,想着来次点梗吧。
欢迎来点梗哦(⊙o⊙)哦~
我看看哪个人气高我就写啥。



来点人吧,我好孤独啊~
我还快要考试了p(´⌒`。q)哭唧唧
不写作业还在玩手机的同学举个爪(我举!我是最高的!)

(づ ●─● )づ来点人吧~我好无聊啊~

各路cp日常搞事情2

我又来写日常了(你滚
小小的ps君:ooc注意!
文笔不好,非战斗人员请速速撤离
来自cp君的提醒:杰佣、欺诈组(魔术师x慈善家)、园医、鹿幸、佣冒

还有就是求关注、求关注、求关注!

1.偷 (欺诈组)
(魔术师【瑟维】x慈善家【克利切】)
瑟维: 你为什么要偷我的东西?我不是告诉你不要去偷了,我变魔术养你!
克利切:克利切不需要你养我!克利切自己可以活!
瑟维:那你干嘛还偷?
克利切: 克利切没有偷你东西! 克利切不想偷你的东西!
瑟维 : 那你为什么要偷走我的心。
克利切:我...克利切没...没有!克利切先....先走了!
瑟维:我的小甜心真可爱~(笑)

2.电机:“羞羞哒~”(杰佣)
(杰克x佣兵【奈布】)『寄生奈布』
【日常的一次游戏,佣兵仍在专心致志地破译】
杰克:小奈布,你在干嘛呀~
奈布:我在解码。别烦我!
杰克: 那可不行,必竟只剩你一个人了~
奈布: 只剩我一人了,你怎么不打我?
杰克: 我想跟你好好玩玩啊~
【随后,杰克上前,两手从佣兵身旁经过,撑在电机上。高挑的身材将小小的佣兵完美的挡在了电机旁】
奈布:你干嘛?
杰克:不干嘛,就想看看你的表情。
奈布:你走开!你挡住我出去了!
杰克:不是说了,我要和你好好玩玩吗~
奈布:那你别摸我啊!
【杰克从后面把佣兵抱上电机,一巴掌拍到佣兵的屁服上】
杰克:你的屁股好软啊~
奈布:你....你这个流氓!
【佣兵一个后踢,杰克本可以躲过去,可想到佣兵后踢时胖次会露出来,便在心满意足看到胖次后,倒地】
奈布:【跳下电机】这个流氓今天怎了?我那一脚还没用力呢,怎么就鼻血横流了?

3.治疗【园医】
(园丁【艾玛】×医生【艾米丽】)
艾米丽:你怎么了?怎么浑身伤的?
艾玛:没事。拆椅子的时候不小心。
艾米丽:好吧,坐下,我帮你治疗。
艾玛:不用,我已经被治疗完了。
艾米丽:可我还没给你打镇定剂啊?
艾玛:不用,你治疗的是我的心,你已经属我了。
艾来丽:[笑]好好,我是你的,永远都是你的。
艾玛:嗯!我最喜欢艾米丽了,艾米丽也最喜欢我了!
艾米丽:[笑]好了,说完了,我帮你把剩下没治疗的医好,让你更喜欢我。
艾玛:好的!来吧!
艾米丽:疼的话叫出来哦~
艾玛:不,我不会的,我喜欢你已经超过了疼痛。
艾米丽:那就好,你要乖哦!
艾玛: 嗯!

4.披风(鹿幸)
(鹿头【班恩】x幸运鹅)
【鹿头有一件披风,披风上有摸起来很舒服,在冬天特别保暖的绒毛】
【冬天】
班恩:冬天要好好保暖,来,披上。
幸运儿:嗯,谢谢。
班恩:不用,你暖和就好。
幸运儿:可你不会冷吗?
班恩:我比你壮,能抗冷。
幸运儿:可还是会冷啊!来嘛!一起!
班恩:没事,有你暖和我就暖和了。
幸运儿:为什么?
班恩:因为,我喜欢你。你就是我,你不冷,那我也就不冷了。
幸运儿:【笑】嘿嘿,我也喜欢班恩,我在班恩的旁边,我就是最幸运的
班恩:你本来就是最幸运的,我的小可爱。
幸运儿:嗯!

5.入队(佣冒)
(佣兵【奈布】x冒险家【库特】)
【奈布为了钱,成为了雇佣兵。今天是他刚入队的那一天】
奈布:大家好,我叫奈布。
库特:你好。你是新入队的是吧!从今天前起,我就是你的前辈了!你可以叫我库特!
态布:好。【将头转向别处,嘴角微微上扬,好像有什么坏主意】
库特:你这小子!为什么不理我?
奈布:没有啊,前辈~
【突然的佣兵开始接近库特,库特不得不往后退】
库管:你...你干嘛?你别过来。
【库特想往后退,却被一面墙挡住了去路,眼看着佣兵就要靠上来了,库特闭上了眼睛,转头】
奈布:前辈~看我那么年轻,要不要试着做点别的?
库特:不...不用了!
【突然的不做声响,库特偷偷张开眼睛扭回头来, 看见的是一张清秀的脸,可贴得特别近】
库特:不...不要.....
【他快吓坏了,不过是打个招呼,为什么会变成这样。就在他还有3秒就要叫出来时,佣兵把头移开了】
奈布:前辈不要那么紧张,只是玩一个小游戏,刚刚入队,和别人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,不好意思啊~
库特:[还没缓过来了]那你为什么来找我?
奈布:我看你可爱啊~
【一波末平一波又起.库特觉得自己快招架不住了】
库特: 我....我先走了!
奈布:真可爱~

第一次写,好紧张!
刚刚发完结果被屏蔽了。
所以换成图片了,这样应该不会被屏蔽了吧!
哦,对了,‼(•'╻'• )꒳ᵒ꒳ᵎᵎᵎ封面是在LOFTER某个太太那里拿的,太太也给我拿了。
走之前点个赞吧!
最后求关注求关注求关注!重要的事情说三遍!我会更更多的文的!求关注!

我也来弄一个初影响,第一次弄,哪里不好记得提出来,我会改的!
图是冬菇太太的,大家可以去冬菇太太的作品里找,那里有原图~
还有,强烈推荐大家入cp党哦!
走之前顺便点个赞再走啦~
求关注求关注求关注,重要的事情说三次,我会更多点文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