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上的叶子

最近沉迷第五~来一起玩~
我id灵灵灵灵夭
你修机我去溜屠,记得来救我~
欢迎大家搭讪~

五组cp的小甜饼

思考了的小甜饼~(☆_☆)

ps:也许很甜也许很腻~

也许有ooc?

文笔不好,请多关照。

各位大佬看完点个赞再走呗~^_−☆

如果可以给过评论吧~(^人^)


以下正文


1.杰佣

杰克把佣兵约了出来。说是来公园散心的,但总感觉不太对。

坐在椅子上,两人之间还保持这微妙的距离。

两只不同的手慢慢的将之间的距离缩小。不经意的接触,让心脏悄然颤动。

那个名叫爱的火花从一只手传到另一只手,流淌在双人的血液里,让心脏的跳动更为快速,脸上的红晕在两只手握在一起的那刻触发。

当天的天气可是十分的晴朗,但为什么这两个人的脸比中暑还要红呢?真不敢相信。

2.欺诈组

今天魔术师依然跟在慈善家后面。

但魔术师做了和平时不一样的一个举动,从后面握起前人的手,将其放在胸口。

“喜欢你。”声音低沉而又富有感情。比表白的人心被这成熟的声音牵动了一下。

“爱你。”这次的声音比之前又低沉了几分,但感情丝毫不动摇。听得肉麻,感觉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克利切的心又随着跳动了一下。

“这辈子唯爱你一人。”保持不变的语气,触动了克利切潺潺欲动的心,脸上的汗水随着心跳顺流而下。

流过通红的脸,思想全被刚刚那三句话洗脑。看着瑟维慢慢靠近的脸,想逃却动不了。

“真奇怪啊~我有那么喜欢他妈?”这么想着,嘴唇被对方轻轻吻了一下,接着就听到那个魔术师说什么“哈哈你真可爱”这样的话。

真搞不懂。

3.鹿幸

冬天始终会降临。

在这个四季无常的庄园里,下起了大雪。寒风叫嚣着,担仍挡不住室内大家温暖的气氛。

以为下雪,气温比平时要冷很多。这让单单穿着短衬衫的幸运儿可受不了。

瑟瑟发抖的他一人静静的坐在火炉前取暖,可那一点火也只够把手暖和。整个人缩在一团,想为自己取得更多的热量。

这一幕被前来火炉取火的鹿头看见了,他取下自己的毛皮外套,轻轻盖在幸运儿身上。

“很暖和吧。”班恩蹲下,为幸运儿整理肩上的外套。

“嗯,谢...谢。”突然被人披上了外套,有点反应不过来。“可你这样不会冷吗?”

“没事,我比你壮,坑冷能力也比你强。谢谢你关心我。”

“嗯....”

因为披着温暖的外套,困意随之而来。眼睛慢慢合上,身体因疲惫而倒在鹿头怀里。

“我喜欢...庄园里...关心...我的人...”这是睡熟之人梦呓。

这个话语可真吓了鹿头一跳,不过宠溺的眼神已经暴露了他的想法。

“嗯,我也喜欢庄园里关心我的人。”他回应。

窗外雪还在继续下,屋内的两人也正睡得安稳。

4.遗照组

摄影师约瑟夫邀请卡尔去拍照。

拍照本是一件简单的事,但可能由于卡尔作为入殓师,几乎就没出过门的原因。这次出门他莫名有点期待。

期待?有点不敢相信。是因为久违的出一次门吗?还是说迫不及待想要看到他?

问题是,明明对外人没兴趣的,还要去赴邀?真奇怪。

受邀来到摄影的地点,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。

自然地更衣,自然地化妆,自然地拍照,都没什么大不了,只是对拍照的人和被拍照的人来说,他们之间的距离太远了。

拍照休息的房间,互相不自觉的靠近对方。明明不喜欢和别人说话的卡尔,这次却说的比平时多上好几倍。

而那个摄影师也是十分耐心的听着卡尔说话,时不时也说上一两句,整个氛围和两人平时自己与人相处的方式完全相反。

为什么会这样呢,真奇怪。

听说和喜欢的人相处,人会变得不一样,真的是这样吗?也许是吧,谁也说不定。

5.佣占

谈恋爱是什么感觉呢?

这对于一个占仆师来说也许不太可能。但先知真的很想试一次恋爱的感觉。

心里的期待化作现实。只是选择的对象不太一样。

又是一次和前辈出去,佣兵的保护让他感到安心,也让他更加迷上了这个男人。

突然被握住的手,让先知的心微微颤抖。紧紧抓住对方的手,温暖随心而发。

前辈的另一只手抚上自己的手,想抬头却感觉到对方的眼睛正看着自己。

被佣兵的眼睛一直盯着,怪不好意思。更何况对方是自己喜欢的人。

因为一直被注视着,脸上的红晕越来越深,就像苹果熟透了。

意识到自己的变化,连忙将头移开对方的视线。“前辈...别...别看了...”

“好好,不看了。你怎么这么容易脸红呢?”佣兵的笑声总是很好听。

“没...才没有脸红!我...我是因为!”

“我知道我知道。哈哈哈,我们继续去逛吧。”

“嗯....嗯。”

这应该是天意吧,让他们在一起。虽说感觉很不可意思,但他们握着的手一直都不放开呢。

end~

特好看特好看!大家快看看!我的身边有个大佬!

九原酱:

我!我画的洛丽塔七海!

希望大家喜欢!【小声】

七海她是天使!!【大声】

采访内容:爱TA就去糟蹋TA


最近满脑子黄色颜料,写的东西自然而然无比神奇。嘿嘿嘿!!!

日常认真打游戏,来一起啊~

之前的坑还没填完,又开始了新坑之旅。我是不是过于勤奋了?!

ps:也许有ooc?

剩下的求一波关注(厚颜无耻)

各位看完点个赞再走呗~笔芯

--------我------是------可------爱------的------分-----界------线-------

采访内容:对于爱TA就糟蹋TA的建议  (之)  攻组

1.某大猪蹄子说,喜欢一个人,想让对方成为你的东西,绅士的做法就是去把对方摁在床上,然后去随心所欲的做就好了。

2.一位拆椅达人说,在野外会更加刺激。特别推荐在椅子上。

3.大名鼎鼎的魔术师说,召唤出分身一起,效果更加。

4.身穿白衣的无常说,在伞内视野不好,会让对方更敏感。

5.英俊帅气美丽的摄影师说,镜像世界是个不错的地方,可以在里面放肆做你喜欢做的事。

6.某万人迷的佣兵说,变小之后很不错,做很多事情都不会被发现,无论什么,都可以。

7.勾人日常勾不中的鹿头说,他喜欢的是穿女仆装的少年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下篇————分界线————就是我———————

采访受害者:对于爱TA就被TA糟蹋的感受   (之) 受组

1,佣兵说,遇到遇到那个大猪蹄子,千万要离床远一点,不然你第二天会起不来。

2,医生说,她宁愿一整场都是绞刑架,也不要一张椅子。在椅子上的感觉太难受了。尤其当那场园丁比较兴奋,她会受不了。

3.慈善家说,他唯一讨厌魔术师的,就是他的分身,每次都被折磨的鬼哭狼嚎的。

4.黑无常说,他一直很想在伞内装一个灯泡,每次在伞内都会十分难受,视线被剥夺的感受很不好。

5.入殓师说,每次在约瑟夫拍完照,60秒倒计时结束后,自己的腰都很酸,而且衣冠不整的,这让他很困扰。

6.冒险家说,他不想再打开《格列佛游记》了。因为每打开一次,都会想到当时和他的挚友佣兵做的不堪入目的事。

7.幸运儿说,那件女仆装已经被他藏起来了,因为只要穿着它,就会让鹿头很兴奋,自己就惨了。

|
|
|
|

end~

庄园里发生了什么?(微车篇)

我觉得我要开始挖坑了!哈哈哈哈哈

(不用理我

日常一大堆东西聚集脑海,结果啥都没写出来,加上考试,整个人都不好了……

许久不更真的不好意思,求个评论和赞?

ps:也许有ooc?


以下正片


1.老父亲厂长经常听到自家女儿房间里传出“啊啊嗯嗯”的声音。

2.佣兵经常和别人比酒,比完回到家睡觉,第二天起来却感到腰部酸痛。

3.小丑经常看到杰克回来时满面春光,貌似有什么好事发生。

4.慈善家说,他那着手电溜屠时,总是被腰间的刺痛所困扰。

5.冒险家经常向庄园主反映,房间隔音效果不好,旁边房间总有慈善家奇怪的叫声传出,听着心里莫名很不爽,那种感觉就像自己没有女朋友而别人在一旁秀一样。

6.空军也总是投诉,说作为监管的杰克经常来到求生者宿舍,为的就是找到佣兵,而每次找到佣兵之后,佣兵的房间总是会传出喘息声。而且每天早上杰克离开后,佣兵总是要麻烦盲女小姐帮忙按摩。

7.园丁一直都认为律师才是自己的母亲,因为每次经过父亲房间都会有床摇晃的声音,还伴随着巨大的叫声,和艾米丽高潮时候一样的感觉呢。

8.摄影师约瑟夫说要给大家一个推荐,他说,在镜像里做是不会有人发现的。

9.魔术师经常光顾慈善家的房间,大家都习以为常。然而第二天慈善家总是让魔术师帮忙带话,说是身体不适。

10.最近,提着伞的无常感觉只有白无常一个人,黑色的无常一直隐蔽起来。众人感觉不妥,于是前去向白无常询问,可白色的无常只是以一句之词回绝了众人:吾弟只是腰驱酸嘶,勿忧。(我的弟弟只是腰背酸痛,不用担心)



end~( ̀⌄ ́)

试了一下鼠绘的我整个人都不好了(救命

描画了b站fate的嘉年华手书。

我总感觉我的阴影是不是打的太凶了?

好像有色差?求轻喷~( ̀⌄ ́)

p2是我的id,有空一起玩啊~我国庆刚好有空~

各位客官在走之前点个赞呗~^_^

绞刑架上的欢愉(内测杰佣)

cp:杰佣

这是内测的杰佣哦!

有绞刑架参与哦!

大家看完点个赞吧。

再来厚颜无耻的要个关注。

我写得不好,求轻喷。



追逐,也许是这些人每日每夜都在进行的项目。玩命的奔跑,搭配时轻时重的呼气喘息,欢愉的盛宴,正在进行。

天空呈灰白,看不到流动的云层,一切都和死寂差不了多少。

时间静止了,这是他来到这里的第一印象。

死气沉沉的环境,心情自然也不会好到哪里去。可这种环境,比战场还让人激动。这让佣兵对这个环境充满了喜爱。

但这种天真的想法在这个庄园是不可能实现的。身为雇佣兵的他拥有比常人更为精细的视觉能力,这让他在这危险的庄园里获得了一定的安全感。但危险的东西始终是危险的,就像那个男人一样。

身材高挑的男人被视力很好的佣兵精准捕捉。优秀的藏匿技巧让他近距离观察了这个男人。如此精美的服装,看来这是个十分注重自己的上流人士。只是,这长且锋利的利爪,有股血腥味,很刺鼻。

这个家伙到底杀了多少人?这是佣兵闻到血腥的第一时间想到的问题。

男人慢悠悠地走进木屋。

时间不长,围绕着木屋升起一圈薄雾。灰蒙蒙的,什么也看不见。这雾气仿佛布满污秽,身在这样危险的雾圈中,任谁都不会舒服,哪怕他是个佣兵。

有点糟糕了。战场上积累的经验让他的心情十分紧张。心脏的激烈跳动,宣告了危险的来临。

戴上护腕,触碰墙壁,弹射起步。尽可能远离那个危险的存在。可对方好像看得见自己,紧随在后。不停的砸板翻窗,只为逃离对方的魔爪。不料对方的行动之快,即将翻窗之际被迎面而来的攻击击倒。

惊慌的尖叫,代表了恶魔的胜利。

反身拉起佣兵的脚,手上的爪刃刺入脚踝,鲜血横流。

害怕的情绪席卷而来,挣扎是这时首要的事情。不断的挣扎,只想尽快逃脱,却让身上的衣服被地上的玻璃碎片划出一道道裂痕。碎片扎进后背,鲜红的血液顺着玻璃流下,化成血红的颜料沾染了枯黄的小草,被拖过的地方如红色的地毯般鲜艳。剧烈的疼痛,让他停止了挣扎。

感受身后的猎物停下动作,回过头见到对方浑身的血迹。兴奋的情绪由心生发,双腿弯曲下蹲,用手轻捧对方的脸,想要更近的观看对方因疼痛而忍受的表情,但没想到对方的不领情,恼羞成怒的情绪化为行动,拖着佣兵走到那个面前。

回头走到心爱的猎物后面,轻轻环住对方的腰肢,却用极大的力气掐住他的下巴,示意对方往前看。

呈现于佣兵眼前,那个极为令人恐惧的物品,那个被称为绞刑架的物品。

在上面有条绳子,应该是用来绑人的。但生锈的铁架都是斑斑血迹,看来这个东西已经害死了不少人。

冰冷的物品,换谁都不会喜欢。微风作怪,雨水淅淅沥沥,滴在佣兵的脸上,与脸上的眼泪相混合,分不清那究竟是雨还是泪。

虚伪的绅士悄悄起身,拿起前面的绳子。转身,伸出苍白的手。惨白的颜色,没有一丝血色,让人无比惊恐。

温柔的牵起佣兵的手,一点一点将绳子捆绑在他的手上和脖颈。

抓住脆弱的脖子,可以让猎物更快的窒息而死。而困住灵活的双手,可以阻止灵活的猎物逃脱。

绞刑架开始运作,机械生锈的声音显得十分刺耳。

绅士将覆盖在脸上的面具取下,英俊的脸庞与身旁的血腥格格不入,却显得讽刺。静静的站在一旁,冷漠的观看着机械上的人偶。眼看绳子越绞越紧。冷漠的神色依旧不变,就像当初在伦敦时一样。那样的眼神,可真让人浑身发冷。

天上的细雨越下越大,同时引来一声声震耳欲聋的电鸣。可就算是如此之大的响声,也盖不住那么惊恐的尖叫。鲜血在绞刑架上迸发了,戴兜帽的少年发不出声音了,头低低的,却再也抬不起来。被绳子紧紧绞住的脖子,鲜血一滴滴流淌而下。

男人转身背对少年,重新戴上那个丑陋的面具。可是他的心情却不是很好,也许是自己心爱的宝物失去了,也许是他厌倦了这个反复循环的轮回。但他没有停下来刻意思考这些事情,而是快步赶往了下一场盛宴。

男人的离开,让庄园回归了宁静,回到当初那个如同死寂一般的地方。

可这一切并没有结束,还有许多场盛典在等着我们呢,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。不知道下一场是谁来为我们演出呢,我很期待。

欺诈组的圣诞节(主白画,副白蓝,还有一些银漆)

看完文沫大大的文,真的写得太好了!我什么时候能向ta一样呢。(别想了(划掉)
这次应该是第一次写那么长吧。求轻喷。
写得不好,请多关照。
再来厚颜无耻的求个关注~

圣诞降临了。
作为克利切家族的大哥。这时的他却得了重感冒。在冬天感冒可不好,毕竟天气冷,暖气总是不太够的,更何况是重感冒。
家里的小克利切们都非常担心,大哥倒了,家里的一些事情都只能靠自己。
大家为了照顾因为病魔而倒下的大哥奋力着。
漆匠不太会照顾别人,就打电话叫来了他的银白。银白在瑟维的家族里除了蓝调就数他最稳健。自然照顾别人的技能也是一流的。但前提是,得向白金说明一下才行,毕竟是人家的老婆,照顾不好可就是自己招罪的了。
收到银白的电话,白金的心情不是很好。自己的老婆受风寒且过度劳累导致重感冒了,心情本来就不是很好的白金,更加的着急。匆匆忙忙赶到,对着画师就是一顿乱骂:
“不是提醒过你做那么多事吗!你老是说什么为了弟弟,他们有事找瑟维他们不就好了吗!你总是那么劳累,还老是说没关系,你为什么就不能体会我的感受呢?我那么担心你,你却理都不理我!你看好了吧,现在你。。。”
话刚说到一半,白金就被银白赶出了房间。
“你干什么?你不知道画师现在感冒很痛苦吗?为什么还要说这些!先不说了,我还要继续照顾画师,你要是再那么吵,我就把你赶出这个地方。”
白金更是生气了,被蓝调拒绝了本就很生气,现在又被银白训斥了一顿。白金已经气到不想说话。但生气归生气,每当想到床上躺着的画师,生气的情绪都消失了。
白金喜欢画师,在明面上已经很清楚了。在暗地,白金对画师的爱已经不只是说说而已。他爱画师已经爱到骨髓,却始终得不到画师的认同。白金的心里其实一直都不舒服,可他不想让别人知道,他不想让别人看到他脆弱的一面,才会伪装成活泼开朗的样子。
也许是过度的掩饰,让心细的蓝调发现了他的不正常。尝试与白金进行沟通,却得到对方的求爱。蓝调简直不敢相信,自己的弟弟会对他说那样的话。蓝调自是拒绝了白金。可就是这一拒绝,白金选择了离开家出去,说是心情不好,接着就是一直没有回来。
听紫英石说画师生病了,前来探病的蓝调却在克利切们的家看到白金。感到些许惊讶的蓝调调整好心态,走近白金,想好好安慰他,却被白金推倒在阳台。被白金抓住的手,有些许的疼痛。两个人就那么互相对视,谁也不动也不说话。
但在蓝调眼里,白金根本就没有看着他,他发现白金的眼里有空洞,那空洞深不可测,不知道里面有着什么。
白金慢慢的蹲下,靠近了地上的蓝调,脸也越来越近。几乎就快要贴上了。可蓝调却听到眼前人的嘴里,一直说着一个名字,那声音很小声,却十分明显,“画师”。
蓝调终于懂了,白金根本就不是向他求爱,而是在找人发泄!而家里除了蓝调没有更好的人选,作为家里大哥,可不能看着自己的弟弟堕落下去,可是手却很难使上力,眼看就要亲上了。蓝调的心里有了一丝害怕的情绪。
幸好漆匠及时赶到。看到这一幕的漆匠,有点想哭。但没有哭出来,而是去找了银白来处理。看到这一场景的银白也有点崩溃,自己的两个大哥竟然在。。诶。。
银白把两人拉到沙发上,听了蓝调的话,才发现白金的不正常。不过,对于白金的不正常,他认为把他带到画师身边就好。
于是银白把白金带到画师的房间,叮嘱他不要太大声,就离开了房间。
房间里悄无声息,安静得如同死寂。窗外的雪越下越大,让地上的积雪更加的深厚。
房间里,白金紧紧的盯着画师,就像生怕眼前的人消失一样。也许真的是这样,白金才会心痛到想找人发泄。害怕画师离开自己,想让他一直留在这世上,哪怕画师一直不停骂他,打他,羞辱他都好,只要在自己身边就好。也许这才是白金所想的。当然,也许并不是。
看着床上的画师,白金的心越来越痛了。只要画师不醒,他的心就会一直痛下去,也许只有画师开始骂他,才会停止吧。他握住画师的手,这是白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握住画师的手。也是最用情的一次。
慢慢地靠近画师,轻轻在额头上亲吻。随后合上眼睛,闭目养神。想着在晚上为画师守夜做准备。
都说心情不好也不会想吃饭。所以白金也拿这个为借口,选择守在画师身边。
夜幕降临,画师还是处于昏迷,白金如何叫他都无法唤醒。紧握住画师的手,丝毫没有放松。他一心只想画师醒来。
也许是神的仁慈,也许是神的恩赐,给了白金再一次机会,让画师在重病中睁开眼。
可画师并不想看见白金,于是叫来了漆匠。
“为什么白金会在这里,谁允许他进来的!漆匠,把他赶出去!”  “可是。。。白金他是担心你才来的。”  “我不管!把他赶出去!快!”  “好吧。那白金先生请你先出去吧。”
话音刚落,漆匠起身赶人。等待漆匠带白金离开房间,画师才松了一口气。“还好他先离开了。我可不想被他看到那一幕。”
画师的病其实并没有好全,之前那次为了找海盗的伤还在痛,咳嗽成了画师的日常。可最近画师的咳嗽中多了别的东西。每次连着咳嗽咳出来的血,让画师十分诧异。
对于画师咳嗽咳血的事,家里除了海盗以外都是知情的。可他们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大哥那么不想让白金知道这件事。
“为什么不告诉他呢?大哥?” “漆匠,这件事被他发现可就不好了。白金这个人特别担心别人,尤其是自己心爱之人。你不要看他那么吊儿郎当,其实内心还是挺好的。上次答应他不会那么劳累,结果还是倒下了。他看到了岂不气死。更何况这件事,他知道了,可是会疯的。所以,要保密。”“知道了!嘿嘿~”“真乖~”
不知道是画师生病了所以没注意到,从外面照射进来的阳光,让一个高挑的影子映现在了门口。原本停下来的疼痛,更加强烈。

♥end~

↓各位客官看完点个赞呗!

因为要开学了。所以以后可能不能及时的更文了。说声不好意思。(鞠躬)
所以为了拟补大家,再次为大家献上微车一篇。(鼓掌~啪啪啪~)
还有封面的话,我是在b站某某大大那里截的,大大也给我拿了~
文笔不好,请多关照
最后求一波关注~(依旧厚颜无耻)
↓客官点个赞再走呗~笔芯~(´▽`ʃ♡ƪ)

话说我最近120fo了,想问问大家想看什么,最近一直没有人理我。孤独。。。
说到底是白黑好还是黑白好啊?我最近有点从白黑偏向黑白的冲动了。最近吃的cp还是那几个,就唯独黑白无常弄不清吃哪个,谁能来帮帮我。救救孩子吧!
大家就在评论说说自己想看什么吧。我会挑一些喜欢的来写。求个评论嘿嘿~

突然诈尸~
许久不更有点不好意思。
第一页的图片依旧是上次的lofter太太那里拿的。
在贴图时发现数量超过10张了,发不了,没办法,我只能弄成一张图,可能会影响观看,实在不好意思。
话说在写的时候,我想黑白无常我要怎么写,我是写黑白黑呢?还说黑白呢?还是白黑呢?想了想还是我还是偏向白黑的。(你滚。。)
最后求一波关注。(厚颜无耻)
↓各位客官点个赞再走呗~